2663_a5200

   凌冽原本是打算让孩子们念了大学,一切稳定了,就结婚的。

   比如大一的时候,因为珍灿跟倾颂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了,既然结婚是迟早的事情,那就趁着倾慕还在,赶紧办了,也好让倾慕了却了一桩心事。

   可是瞧着小五最近越来越不像话,凌冽愁死了!

   小五听见倾慕这么说,面色大喜,也不走了。

   他坐下望着倾慕,认真道:“我查过黄历了,今年十月二十六,就是个宜嫁娶的好日子!”

   现在是六月,距离十月还有四个月,如果是想要办一场皇室婚礼的话,以宁国跟洛家的财力物力资源来说,完可以胜任!

   小五一脸期待地望着倾慕:“之前,你一直不给我跟迩迩封王,不是说就是不舍得我们搬出去住?

   其实也不用这么粘着我啦,你有三嫂啊,我有珍珍啊!

   你给我赐婚,我们自立门户搬出去住在王府里,距离父皇母后远远的,他们也不用再看我不顺眼了。

   反正,我从来做什么都是错的,嘟嘟放个屁都是香的!”

   倾慕叹了口气:“你这是跟谁学的?

   说话就好好说话,干嘛总是见缝插针带几句酸的?

   初秋微凉黄裙眼睛少女文艺行走图片

   把人都得罪完了,对你有什么好处?傻不傻?

   都是自己人,都是一家人,有话好好说,不要学的这样阴阳怪气的!”

   慕天星无语了:“我知道你说的是我,我心疼嘟嘟是真的,但是不代表我没有心疼你啊!

   嘟嘟的父母不在身边,他需要一份稳定的家庭温暖。”

   小五冷笑:“所以,你们就理所当然给嘟嘟家庭温暖,然后让我也变成了父母不在身边的、缺乏家庭温暖的孩子!”

   慕天星:“你几岁了?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?你怎么总是翻来覆去的说,有意思?”

   小五:“你偏心,一生黑!我不会忘记的,就算七老八十,我也会记得!”

   慕天星气的不轻。

   凌冽拉过她的手,轻轻拍着她的背:“这孩子最近叛逆期,不懂事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   沈歆旖认真道:“小五,这样不行的。

   依照宁国的律法,你现在满十八岁了,你对于父皇母后是有赡养义务的。

   所以,你就算出去自立门户了,你也必须尽到你该尽的孝道。”

   小五拉过沈歆旖的手,撒娇地笑:“嗯嗯,我会给你跟三哥尽孝的。”

   啪!

   凌冽筷子用力拍在桌面上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东西!你三哥三嫂有的孩子,需要你尽孝?”

   小五起身:“谁养我小,讲故事哄我睡觉,辅导我功课,手把手教我写字,我都记得!

   你们不是总说因果循环、善恶有报?

   三哥三嫂对我好,我孝敬他们有错?”

   一直没有说话的迩迩,终于开口,温声道:“小五叔,你好好跟皇爷爷说话吧。

   毕竟你结婚的大事,还是需要你的父母出面喂你去春阁下聘、谈婚论嫁的。

   &nbsp

   ; 父皇母后虽然在你年幼时候一直照顾你,但是,你有父母在,父皇最多下旨赐婚,却不能以你真正父亲的身份去春阁为你谈婚事,对不对?”

   打蛇打七寸。

   现在的小五就是除了跟纯灿有关的一切,什么都听不进去。

   他撇撇嘴,不说话。

   “不许结婚!不许封王!”凌冽指着小五:“就这样的脾气、人品、性格,他自己的事情都收拾不清楚,凭什么去承担一个女孩子的一辈子?

   珍灿那么好的姑娘,跟了他,我还觉得可惜!

   一个男人要什么样的时候才能承担起一个家庭的责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