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app免费观看最新版

季婷妍跟着缚霆回到了缚家,缚母正在午睡,两个人连说话都放轻了一些,一起腻坐在二楼的阳台沙发上,季婷妍戴着耳机,靠在男人的身上,看着ipad上的电影,缚霆则是透过手机和一旁的笔记本电脑在处理工作的事,一切都显的安静而温馨。

从最初的激情,慢慢的转变成最平静的生活,没有大风大浪的爱情,更加细腻柔和,季婷妍最喜欢这样的日子了,电影看到一半,季婷妍就摘下了耳机,在阳台的旁边支了一张画板,拿了颜料,搬了个椅子,跷着二郎腿,漫不经心的将眼前的景色画入纸张上。

缚霆的目光,一时都关注着她,见她从画第一笔开始,看着像是随便涂鸦,毫无章法,可渐渐的,渐渐的,一笔不经意的点缀,又勾勒出一副动人的画卷,轻轻巧巧之间,便将他家门口的景致画下来了。

这个女人又令他刮目相看了,一个人能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至,真是不容易的事。

季婷妍画好了,歪着脑袋瞧上几眼,觉的不满意,便将纸揉碎成团,随手扔在旁边垃圾桶里,又铺上一张纸,继续画。

缚霆:“……”

已经画的这么美了,她就这么扔了?

扔的那么轻轻巧巧?

季婷妍专心在画板上,根本没发现,身后男人手指抵在下巴处,正安静的欣赏着她,直到她画好第二幅画时,又歪着脑袋去看,男人突然走过来,伸手将她手里的画给拿走了。

季婷妍愣了一下,抬眸望着他,男人认真的欣赏着,随后把画还给她:“画的真好,我要裱起来,挂在我房间去。”

“我觉的一般,我还可以画更好的。”季婷妍是一个对自己非常严苛的人,如果没有画出令她满意的作品,她可以把自己关在家里三天三夜不出门。

“小妍,要求太高了,在我们这些不懂艺术的人眼中,这张就很好了。”缚霆温柔的捏捏她的脸,笑着答。

珊珊恋上你的床

“对了,等这次回去后,我想办一个画展,也过来看看好不好?”季婷妍轻声说道。

“我当然会来。”缚霆不容质疑的说。

季婷妍听了,抿嘴一笑,低下头去:“我要是不邀请呢?也来啊?”

“为什么不邀请我?”缚霆心脏一紧,立即紧张的看着她:“连男朋友都不邀请?我看这画展是不想好好办了。”

季婷妍只是逗他玩的,没想到他当真了,生气的蹲下身来,与她目光平视着,他眸底有受伤的情绪。

季婷妍只好亲了过去,男人却将脸侧开,她明明想贴在他薄唇上,最后只能亲在他的脸上,她愣了一下。

“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了,我会害怕。”缚霆见她愣了,立即站起来,将她往自己怀里搂过来,季婷妍美眸惊愕的睁大了,只是开个玩笑,他怎么就害怕了?

“嗯。”季婷妍立即听话点头。

刘天已经胜利的继承了他哥哥的财产,只分了很少一部分给他的嫂子和侄女,还让她们去国外生活了,此刻,他正享受着这得来不易的物质生活,纸醉金迷,夜夜生歌。

李静雯冷眼看着这些人扎在钱堆里,她却一点也不感兴趣。

刘天拎着一瓶酒过来,刚才点了几个女人过来,有两个不停往他身上扑,刘天却突然发现,毫无兴趣了,以前恨不得一天到晚都沉醉在这种地方,不要醒过来,可认识了李静雯后,他发现,别的女人好像入不了他的眼睛了。

“又在想缚霆了?”刘天的心里很不是滋味,他已经爱上李静雯了,所以,当看到她望着远处发呆时,他就知道,她肯定又在想缚霆了。

“别来打扰我。”李静雯情绪恶劣的转过身去,声音清冷。

“缚霆真有那么好吗?我觉的他就是一个沉闷无趣的男人,怎么会爱他这么深?”刘天影响中的缚霆,整天都是绷着脸色,郁郁沉沉的人,由其是他父亲死后,有人欺负他们兄弟,他经常性的跟人打架,然后他泡在跆拳道馆里,以前常常负伤来学校。

“跟我讲讲,他小时候的事情。”李静雯突然转身,一把揪住了刘天的衣襟,目光犀利的盯着他,要求道。

刘天吓的一个激颤,说实话,他对李静雯又爱又敬,这个女人身上有一种令人疯狂的气质,却又令人恐惧。

“他……他小时候的事,我不太记得了,我只记得他父亲死了以后的事情。”刘天胆战心惊的说道。

“把记得的,都告诉我,我想更了解他。”李静雯病态一般的盯着他。刘天点点头,仰头喝下一口酒:“他从一个被人欺负的人到最后变成欺负别人的人,他就是一个武痴,总天待在跆拳馆,渐渐的,他在学校无人敢惹了,然后他就考了大学,好像是警察学校,毕业后又当兵去了,然后他就失去了联系,我跟他至少有十年没联系了,只偶尔路上见到打声招呼。”

李静雯眼眶有些赤红,恨恨咬牙:“那些欺负他的混蛋,不会有好下场的。”

刘天后背发冷,惊讶的看着她:“不会还想给他报仇吧?这……这名单我可不记得了,静雯,别疯了,缚霆根本不知道这么在乎他,这样没用的。”

“他迟早会知道我有多在乎他的,没有人比我在乎他,季婷妍也比不上,她只是看中他的外表和财力,她真正的了解过他吗?她的爱是肤浅势利的,这样长久不了。”李静雯双眼通红的盯着刘天说道。

刘天看着她这般痴迷,心里更不是滋味了,缚霆何其有幸,能够让一个女人如此用心的深爱着,反观自己,看着好像身边美女如云,可谁又真正的爱过他,关心着他?

人比人,气死人。

刘天眼里的光芒也变了,变的阴狠,李静雯想得到缚霆,而他也想得到她,这三角关系中,他也不想输的太惨。

“过两天,我的生日,我打电话让缚霆过来,确定要献身给他?这样做,一点也不值的,他就算得到,他也不一定会跟在一起,别犯傻了。”刘天很失落的说道。

“这是我的事,与无关。”李静雯冷冷的开口。